泥文:最是那回首一看的來處
  2019-11-07

眼看假期就要過去,兒子沒辦法在家里一直這樣待下去。他必須回重慶,他要去在國慶節前找到的一家公司報道上班。這是他初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,不可能就這樣放棄。早上天還沒亮,他來不及吃早飯就要出發。車在晴天在這條土公路上開都很吃力,下雨天就更別想了。父親要送他,當然這是不可能的。要走的是我的兒子,再怎么說,不能讓他在曾經送了我之后又來送我的兒子,畢竟他不再年輕,不再是那個走路會咚咚響的漢子。

雨并沒有因凌晨的黑而停歇。我與兒子各自打著一個小手電筒,那條通往硬化了的水泥路的小路是沒法走了。盡管比走土公路要近一半。我們不想還沒走幾步就被路邊齊人高的雜草打濕完衣衫。我與兒子高一腳低一腳地沿著土公路走。我換了一雙父親雨天干農活時穿的水靴,兒子不習慣換鞋,穿著他自己的鞋還沒走出多遠,鞋子褲腳就被雜草打濕。在深陷后的泥水的掩蓋下,早已看不出原先的容顏,但他沒有怨天怨地,這讓我感到欣慰。

走了近一里路的土公路,將到硬化的水泥路時,要過一條旱橋。這旱橋是供人車通過的。它是用石頭水泥直接從河里壘砌的一條路,它預留有幾個孔,供河水流淌。它一頭連接硬化后的公路,一頭連接通往我們村莊的土公路。在晴天,這個設計是沒有問題的,河水也能輕輕松松地從那些孔里奔向遠方。在這接連幾天的大雨里,山水泛濫,匯集的河水早就淹過了旱橋??囪?,就是開車,也沒辦法通過。面對這樣的河水,我一時不知道該怎么辦?畢竟我不是很識水性,這么多年里,也少有了接觸。我突然有了在兒子面前的羞愧。

兒子說,找一根木棍試探一下深淺吧。我像發現了曙光,在河邊四處尋找,沒有看到可供探尋的木棍。這時兒子的手已拉住一棵樹上垂下來的樹枝,將它折斷。

我接過樹枝,脫下水靴,高挽起褲腳,用樹枝在旱橋的路面探一下,而后往前挪一步。兒子沒有脫鞋,褲腳也沒高挽,他說反正都是濕的臟的,正好可以讓這河水給沖洗一下。

重報集團 | 廣電集團 | 關于我們 | 廣告業務 | 聯系我們 | 法律顧問 | 投稿信箱 | 誠招英才 |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| 人人重慶
Copyright ?2000-2016 CQNEW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
華龍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?。ㄗ羆唁闌肪常悍直媛?024*768以上,瀏覽器版本IE8以上)
地址:重慶市兩江新區青楓北路18號鳳凰座A棟7樓 郵編:401121 廣告招商:023-63050999 傳真:023-60368189
經營許可證編號:渝B2-20030050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2208266
渝公網安備 50019002500188號互聯網出版許可證號:新出網證(渝)字002號